电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源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跨两洋贸易谈判步入关键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2:46 阅读: 来源:电源线厂家

2013年12月20日,美国与欧盟在华盛顿结束“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第三轮谈判,图为美国首席谈判代表达恩·马拉尼(右)和欧盟首席谈判代表伊格纳西奥·加西亚·贝尔塞罗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记者 方喆 摄

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看来,2014年是“行动之年”,也是其第二任期能否完成“跨两洋”贸易谈判的关键年。一旦两大贸易谈判完成,将对全球贸易规则和体系产生深远影响。而谈判能否取得突破性进展,将取决于今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前能否批准“快速道”授权。

TPP谈判步入最后阶段

美国会立法授权成关键

在美国主导下,《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沿着预定轨道,在19轮谈判后进入最后阶段。白宫已宣布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4月访问亚洲。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暗示美国期望今年上半年敲定TPP谈判,但能否如愿以偿还要看美国国会是否批准“快速道”授权。

所谓“快速道”授权又称“贸易促进授权”,该项授权将为美国政府设置谈判目标,作为交换,国会承诺一旦贸易协定达成,将迅速进行表决,不做任何修改。一般来讲,如果国会不批准“快速道”授权,美国政府不可能敲定任何贸易协定,因为其他贸易伙伴担心协商好的文本最终被美国国会反复修改,因此也不愿提前作出更大妥协。

美国国会2002年批准的“快速道”授权已于2007年到期。经过数月酝酿后,今年1月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马克斯•鲍卡斯、资深共和党议员奥林•哈奇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戴夫•坎普联合提出一项新的“快速道”授权议案。但由于这项议案遭到不少民主党议员反对,而鲍卡斯又被奥巴马提名为美国驻华大使、不久将离开这个掌管贸易立法的重要职位,该项议案的批准前景并不明朗。

其他TPP谈判成员都在观望美国的“快速道”授权立法前景。墨西哥经济部长近期表示,只有美国的贸易谈判获得其国会支持,其他TPP谈判成员才可能作出重要妥协,从而完成TPP谈判。

白宫和美国商会等游说团体对“快速道”授权最终获得国会批准充满信心,但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表。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杰弗里•肖特认为,如果美国国会尽快批准“快速道”授权,TPP谈判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完成。他说,TPP谈判成员在许多重要议题上已缩小分歧,最大的障碍在知识产权保护和农产品市场准入方面,但谈判成员有很强的政治意愿达成妥协。不过,分析人士指出,今年秋季美国国会将迎来中期选举,如果在此之前“快速道”授权仍然未获得国会批准,奥巴马政府的“跨两洋”贸易谈判将面临更多变数。

TPP谈判最初由智利、新加坡、新西兰、文莱四个环太平洋国家于2005年6月发起,由于发起国经济总量较小,最初并没有在亚太地区引起太多关注。直到美国2009年底高调宣布加入谈判,TPP才成为热点。在美国主导下,过去四年TPP谈判已扩容至12个国家。除上述五国外,还有越南、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秘鲁、墨西哥、加拿大和日本参与其中。

TTIP谈判刚起步

减少监管差异是重点

与历时四年多的TPP谈判相比,“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才刚起步。美欧领导人去年7月启动首轮谈判,截至去年底共完成三轮谈判。美欧领导人定于年初对去年的谈判进展进行评估,确定TTIP谈判范围和下一步谈判日程,争取在2014年底之前达成最终协议,建成全球最大的自贸区。

鉴于美欧之间平均关税水平已然较低,TTIP谈判不同于主要依靠关税减免促进贸易的传统自贸谈判,而是更加注重开放投资和服务贸易,以期达成高标准自贸协定并影响国际经贸规则制定。因此,这场谈判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欧对自身法律法规的再调整,以减少监管差异造成的非关税壁垒。

欧盟首席谈判代表伊格纳西奥•加西亚•贝尔塞罗表示,经过三轮谈判,双方已初步确定将汽车、医疗器械、化妆品、医药、化学品、信息与通讯技术等行业纳入减少监管差异的范畴,但不同行业采取的监管合作方式存在差异。例如,在汽车行业,双方正考虑相互承认技术安全规定;在化学品行业,双方将加强风险评估方面的合作。

欧盟希望今年3月开始跟美国就减少监管差异形成文本草案,使得欧美监管机构未来制定新规则时能更加密切合作,以减少技术规定、产品标准、测试和认证程序等所谓的“技术贸易壁垒”,这样企业不用为满足欧美两方面标准而付出双倍成本,同时为消费者带来实惠。

虽然隐私和数据保护暂时未纳入TTIP的谈判范畴,但美国“棱镜门”在欧洲引起轩然大波,美欧双方已同意与TTIP并行推动数据保护协议谈判。分析人士认为,未来几个月数据保护协议的谈判成果可能也会影响到TTIP的谈判前景。

由于美欧在产品标准、监管规定等方面存在不少差异,今年双方又都面临议会选举,欧盟内部在众多议题上也存在很大分歧,多数专家认为今年底完成TTIP谈判并不实际。欧洲议会将于今年5月举行选举,美国国会将于11月举行中期选举,选举结果可能会对双方在一些重要议题的谈判立场产生影响,延缓TTIP的谈判进程。

美欲重塑世贸体系

由于多哈回合谈判多年停滞不前,美国的一些贸易主张在世贸组织得不到广泛支持,因此美国希望通过TPP和TTIP谈判,掌控全球新一轮经贸规则制定的主导权,按照美国标准重塑全球贸易体系。

美国宣称TPP是“立足于下一代和21世纪”的贸易体制,几乎涵盖所有与贸易相关的领域,包括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服务贸易、投资、国有企业、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电子商务、监管一致性等众多议题,将为亚太树立高标准的自贸区样板。而通过TTIP谈判,美欧又将在消费者保护、投资保护、环境保护等监管规则和行业技术标准方面达成一致,无形之中抬高了新兴市场产品和服务进入美欧发达国家的门槛。

从目前两大谈判的信息来看,未来全球贸易规则可能出现以下趋势:一是消除非关税壁垒将成为新一轮全球贸易规则制定的焦点,其中服务贸易与投资保护是重中之重;二是传统货物贸易将与更高标准的环境保护和劳工保护挂钩;三是全球商业运行规则和监管规定可能向美国看齐。

一旦两大贸易谈判完成,置身于外的国家可能因贸易转移效应而面临损失,最后不得不接受新的规则。多边贸易体制也面临改革的巨大压力,否则可能被边缘化。

此外,新的贸易规则将对全球地缘政治产生重要影响。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马修•古德曼认为,TPP是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核心支柱,TPP谈判完成将使美国在军事安全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与亚洲盟国的经贸关系,更好巩固在亚洲的领导力。而TPP谈判一旦失败,将对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产生重大打击,引发外界对美国经济规则领导能力的质疑。(驻华盛顿记者 高攀)

蚌埠制作工服

盘锦定制工服

金华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