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源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个月里全国12座城市出现内涝重地上轻地下必须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1:51:56 阅读: 来源:电源线厂家

一年前的7月21日,北京暴雨成灾。下水道不仅是城市生态循环的关键,展现城市文明的程度,更检验着一个城市的“良心”。

一年后。“七下八上”,主汛期将至,一场接一场的暴雨,让一座又一座城市陷入内涝之困:道路积水、管线断裂、交通阻滞、房屋受损、人员伤亡……外表光鲜的城市,在暴雨冲击下,依旧脆弱得近乎不堪一击,而且“城市看海”的“风景”更加分散,连西北部城市西安、鄂尔多斯,西南城市昆明也加入进来。从沿海城市到内陆城市,从北方城市到南方城市,无不饱受内涝之困。

今天的“一周国内聚焦”,我们一起分析城市内涝案例,看看还需要多久我们才不用“城市看海”。

还有完没完?

2个月被淹12座城市

今年以来,城市内涝频发,范围之广、影响之大,令人震撼。

——5月14日,强降雨席卷湖南,长沙、湘潭市区部分地段出现内涝,27万多人受灾,1人死亡。

——5月28日凌晨,西安突降大雨,尽管雨量只有20毫米,依然出现多处“看海”景观。

——6月30日,鄂尔多斯出现暴雨、冰雹等强对流天气,东胜区发生内涝,因城区部分建筑墙体倒塌,低洼处平房浸水造成8人死亡。

——7月9日至10日,武汉因暴雨导致严重洪涝灾害后,14日咸宁、黄石等地因新一轮强降雨多处发生严重内涝,群众被困。

——7月10日,强降雨导致成都中心城区8座下穿隧道积水、40处路面积水;武侯区倒塌房屋12间;新都区1人不慎落水失踪。

——7月14日晚,广州遭遇暴雨,导致城区出现内涝,主干大道中白云区医院路段出现较大积水,一度影响交通。

——7月15日,陕西延安市城区和部分县城、集镇出现严重内涝,多处天然气管线断裂。

——7月19日,因今年“西马仑”热带风暴影响,厦门城区多路段严重积水,甚至有市民在水里抓到了大鱼。

——7月18日至19日,昆明市遭遇近四年以来的最强降雨天气,“春城”变“水城”。

还有救没救?

“重地上轻地下”必须改

去年发生的北京“7·21”特大暴雨事件可谓给全国城市上了严峻的一课。然而,时隔一年,城市内涝仍在多座城市重复上演,原因何在?

据权威部门官员介绍,目前排水设施标准相对低,绝大部分城市没有编制排水防涝综合规划,即便像上海这样综合管理水平处于全国前列的城市,外环以内600平方公里,排水设施建成覆盖率也只有70%。

排水管网系统建设滞后,一个突出表现就是雨污分流不彻底。住房城乡建设部城镇水务管理办公室主任张悦说:“全国每年要处理400多亿吨污水,但是我们的管网没有到位,实际上是按照过去的雨水系统在收集大量的污水,一个冬天下来,所有的雨水系统都开始淤积,造成了疏通的问题难以解决。”

“重建设轻维护”的管理模式,也往往令“小患”积成大祸。

记者日前在北京北小河污水处理厂流域的一条地下管线污水口看到,管径近两米的管道,四分之三左右的面积都被乌黑的淤泥、杂物堵塞。按照相关行业标准,当一条管线的“淤堵率”超过20%时,即进入了“清掏期”。

往更深一层来看,城市建设如何与自然相协调,值得思考。

在江西赣州,有一条著名的排水沟渠“福寿沟”,建于宋代,如今在市政工人维护下,仍在发挥排涝泄洪的功能,这个区域也从未发生过内涝。据有关专家介绍,福寿沟利用城市地形的自然高差,全部采用自然流向的办法,做好城市绿地和水体的保护,形成一定的雨水蓄积能力。

内涝敲响了警钟。必须改变“重地上轻地下”的城市发展观念,必须纠正“重建设轻维护”的市政管理模式,必须走上一条人与自然相和谐的科学发展之路。

[各地内涝分析]

昆明:缺水城市多次变“水城”

时间:7月18日晚至19日

雨量:最大降水量214毫米,市区大部分地区降水达到100毫米左右

原因:城市地形较平缓,排水速度不够;城市扩张太快;管网老化

江水漫堤、道路被淹、人员被困、交通瘫痪……近日一场大雨,让昆明一夜从“春城”变为“水城”。

18日晚至19日,昆明市遭遇近四年以来的最强降雨天气。昆明市防汛办监测的数据显示,从19日凌晨1时至5时,昆明部分地区最大降水量达214毫米,其中市区大部分地区降水达到100毫米左右。

一夜大雨让流经主城区的盘龙江水位上涨,一度出现漫堤倒灌现象,附近小区数百户居民被困高处,消防官兵只能利用皮划艇转移受困人员。记者在积水严重的道路上看到,部分私家车熄火被困水中,行人在齐腰深的水中冒险前行。不少道路井盖被水流冲走,形成一个个湍急的漩涡。

大雨之后,昆明城市交通也全面拥堵接近瘫痪。记者从昆明公交集团了解到,主城区264条公交线路全部受到暴雨影响,通行极为缓慢。其中,菊花村公交车场淹水严重,200多辆公交车被淹不能投入运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只能以每小时数百米的速度挪移。”昆明私家车主杨先生说。

作为一座缺水严重的城市,“水淹春城”却多次上演。特别是2008年,昆明市政府门口的积水一度达到大门的一半处,“水淹市政府”的图片曾在网络广为流传。

防汛排涝年年提,自2012年以来,昆明更是对40条城市道路进行了改造和提升,加大了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力度,但为何还是一场大雨就能让昆明成为水城?

有建筑工程师指出,近年来昆明道路景观提升、城市管网改造、地铁线路施工等工程同时进行,部分城市道路反复开挖。城市施工一般会动到地下管网,如果这部分管网来不及修复,雨季排水就得不到保障。

昆明市防汛办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昆明出现下雨积水的主要原因:一是城市地形总体较为平缓,坡度小,使得排水速度不快;二是昆明城市扩张太快,带来的弊端就是排水的硬件与软件跟不上。加上一些管网老化,都是导致积水的原因。

西安:20毫米雨量就能“观海”

时间:5月28日

雨量:20多毫米

原因:排水出路不畅,管网系统建设滞后,雨污分流不彻底

今年5月28日凌晨,西安突降大雨,尽管雨量只有20多毫米,依然出现多处“看海”景观。西影路灯具城门口一片汪洋,积水深处达20厘米,车辆和人员无法通行。

西安作为一座古城,城市排水存在排水出路不畅、管网系统建设滞后、雨污分流不彻底等问题。

尽管近几年加紧整治,目前西安容易积水的内涝点仍有50多处,主要分布在三类区域:一是城中村或棚户区地区;二是二环路到三环路之间的连接线;三是短时集中降雨量超出市政设施设计预期的路段。西安绝大多数城中村排水能力较差,一些城中村甚至没有地下排水系统,有些城中村自建的排水系统没有与市政排水管网衔接。

管网设施欠账是西安城市容易发生积水的主因。西安主城区排水管网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布局,管径设计较小,许多老城区路段设计标准很低,一些新建城区的管道也不能满足发展需求。目前全市城市污水管网普及率近90%、雨水管网普及率近70%,与城市排水实际需求还有不小差距。

武汉:长江隧道临时关闭

时间:7月5日至7日

雨量:3天累计达到228毫米

原因:排水系统抵抗暴雨排水标准仅为“一年一遇”;湖泊锐减

经历2011年6月“到武汉看海”的尴尬遭遇后,武汉市在今年7月初的梅雨季,出现城区大面积内涝现象,再度暴露出城市排水能力不足和设施建设滞后的“短板”。

7月5日至7日,武汉遭遇连续暴雨,3天累计降雨量达到228毫米。记者7日在武汉市中南路、岳家嘴、黄浦大街、汉口火车站等区域见到,城区主干道不少路段大面积积水,雨水漫入邻街店铺与民房,大量车辆在水中熄火抛锚,部分区域积水深度达到1米。长江隧道也首次因城市积水而临时关闭。

据武汉市水务局介绍,造成7月7日内涝的主要原因在于降雨量大幅超过全市现有排水设施承受能力。由于雨汛同期,部分排水口与长江、汉江或湖泊水位高度相差无几,因此武汉市目前城区排水防涝多采取“围起来、抽出去”的强排模式,主要依靠泵站抽排。

武汉市水务局排水管理处处长项久华说,武汉市现有排水系统仅能承受日降雨量100毫米,小时降雨量34.5毫米的暴雨,抵抗暴雨排水标准仅为“一年一遇”。

与此同时,地面硬质化严重,湖泊数量和面积锐减,也造成自然环境对雨水的调蓄能力大幅下降。

[首都怎么办? ]

北京:积极改造下凹式立交桥

时间:2012年7月21日

雨量:全市平均降雨量164毫米,最大降雨量460毫米

影响:全市经济损失近百亿元,78人遇难

7月19日,在去年“7·21”特大自然灾害中积水严重的广渠门桥,新的泵站正在建设中。一台挖掘机停在大坑中间,坑的周边已用混凝土围起。记者看到,雨水箅子都清理干净,雨水将汇入200多个雨水箅子,通过管道,流经泵站抽入方沟,再流入不远处的东护城河。

去年“7·21”特大暴雨时,广渠门桥下积水超出泵站极限,桥下发生河水回灌,立交桥下积水曾深达4米。

北京市排水集团第一管网分公司副总经理刘启诚说:“吸取去年的教训,今年泵站和护城河有了联动,如果预报有大雨的话,护城河要提前放水,根据降雨的不同情况,调整闸门,避免去年出现护城河水倒灌的情况再次发生。”

如今,一系列应急措施正在各个层面展开。建立暴雨内涝监测预警体系,有关部门进一步健全互联互通的信息共享与协调联动机制,健全应急处置的技防、物防、人防措施,加强应急能力教育和预警信息宣传……

北京市从下凹式立交桥改造、排水管线清掏等方面入手提高应急处置能力。针对城区下凹式立交桥区在强降雨下易出现积水情况,自去年9月起,北京对20座下凹式立交桥区进行升级改造,新建和改造雨水管线22.6公里,新建调蓄池19座,以提升雨水泵站的收集、抽升、调蓄雨水的能力。

北京市水科学技术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张书函说,排水系统要做到良好运转,一方面需要更细致地规划铺设管道,另一方面靠平时的管理和维护。排水问题不全是管道的问题,更多的是人的问题。如有没有专业的人定期有效地维护,有没有足够的下水道巡查员及时排除管道破损、沉积物淤积等问题,有没有严格按照相关标准疏浚河道、排查管网等。

北京市防汛办表示,现在北京市仍有1180公里中小河道尚未达标治理,河道清障还面临一些困难问题;城区仍有64座下凹式立交桥尚未改造;部分小区的雨水管线还没有彻底清掏,遇到暴雨天气,雨水很难快速排走。

此外,在一些地下空间、私房,老旧破损的房屋,还存在一些安全隐患,这些都是今年汛期的考验。

[全国怎么办? ]

用10年建成城市排水防涝体系

“要有问责制,若再遇城市内涝而有人员死亡,相关公职人员该记过的记过,该‘下课’的下课。 ”

告别内涝,既要应急之计,更需长久之策。记者近日从住房城乡建设部获悉,我国力争用5年时间完成排水管网的雨污分流改造,用10年左右的时间,建成较为完善的城市排水防涝工程体系。

据住房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暴雨等极端天气对社会管理、城市运行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加之部分城市排水防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调蓄雨洪河应急管理能力不足,出现了严重的暴雨内涝灾害。为此,住房城乡建设部将会同发展改革委,在审核汇总各地规划建设任务基础上编制全国城市排水防涝设施建设规划。

转变发展理念是根本。无论是旧城改造还是新区建设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有专家说:“排水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但是我们现在的发展理念,甚至管理体制,都存在人为分割了大自然的完整性。”

摸清“家底”是第一要务。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这位负责人说,住房城乡建设部已编制了《城市排水(雨水)防涝综合规划编制大纲》,指导各地编制符合当地实际的综合规划。

与此同时,住房城乡建设部还组织编制了《城市排水防涝设施普查数据采集与管理技术导则(试行)》,要求各地结合普查,全面评估城市排水防涝能力和风险,建立规范的普查信息数据库,为建立数字化城市排水防涝管控平台创造条件。

加强立法是保障。如日本有《下水道法》,对下水道的各项技术指标和排水能力都有严格规定。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说:“要有问责制,若再遇城市内涝而有人员死亡,相关公职人员该记过的记过,该‘下课’的下课。”

专家还建议要推动排水防涝方面的科技创新。许光建说,政府公共财政要加大投入力度,支持雨水收集等方面的科技创新。

“力争用5年时间完成排水管网的雨污分流改造,用10年左右的时间,建成较为完善的城市排水防涝工程体系。”国务院办公厅今年3月底发出的通知,为治理城市内涝列出了时间表。人们有理由期盼,内涝,将不再是中国发展之痛。

晨报记者 殷志浩 综合新华社报道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