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源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万亿尾矿坝归属期待炒出大牛股包钢股份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59:39 阅读: 来源:电源线厂家

万亿尾矿坝归属期待炒出大牛股包钢股份

近期,包头钢铁集团(下称包钢集团)旗下上市司式包钢股份股价被市场再度爆炒,成为今年一季度名副其实的牛股。

一位买入大量包钢股份、曾担任钢铁业高级分析师的私募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包钢股份被市场炒作的主要原因,与其沾染稀土题材有关。“市场对包钢集团的尾矿坝归属包钢股份存在期待。”本报记者浏览各大股吧后发现,尾矿坝的归属问题成为投资者热议的话题。

上世纪50年代包钢建厂后,从白云鄂博矿山中提炼出铁矿石及小部分稀土后,将剩余“废料”堆积起来,时间长了,筑坝围湖,形成了今天的尾矿坝。

包钢集团公开官方资料显示,目前尾矿坝面积已达20平方公里,储存尾矿1.5亿多吨、水1700多万立方米。与原矿相比,尾矿所含的稀土平均品位已从6.8%提高至8.85%,铌矿、钍矿品位也均呈富集状态。

内蒙古包头国家稀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任福告诉本报记者,尾矿坝含有丰富的稀土、铌、钍等矿产资源,具有极高的价值。

上述私募人士表示,不少机构看好包钢股份的原因,是认为包钢集团将会把尾矿坝注入包钢股份。

上周,包钢集团董事长周秉利在中国稀土行业协会成立仪式间隙对本报记者表示,尾矿坝目前归属于包钢集团。

尾矿坝价值80万亿?

包钢集团下属包头稀土研究院声称,包钢尾矿坝潜在价值为80万亿左右。但业界有声音认为这一估价偏高,未考虑开发与环保的巨大成本,以及稀土价格的波动。

公开资料显示,包钢尾矿坝含有丰富的稀土矿,储量超过全球第二大的美国芒廷帕斯稀土矿的储量。尾矿坝还存有9万吨钍,钍经过中子轰击,可得铀233,因此它是重要的核燃料。此外,尾矿坝还含有铌、萤石等资源。

包头稀土研究院院长杨占峰对本报记者表示,内蒙古稀土资源以伴生为主,矿山企业对稀土还不能实现高效利用,大部分丰富的稀土资源被堆放在尾矿坝中。

杨占峰解释,包钢目前只能对氧化矿中的稀土进行回收利用,不能大规模将磁铁矿中的稀土选出来,只能堆放在尾矿坝中。

随着尾矿库存的逐年增加,不仅给企业造成较大负担,同时也带来环境问题。因此,“利用和解决含稀土尾矿的问题势在必行”。

包头稀土研究院的另一位负责人表示,包钢尾矿坝污染严重、危害巨大,是一座放射性很大的“核湖”,有诸多危害。“包钢集团困难时期进行的错误决策,将宝贵的资源放在了错误的地方,从而产生了尾矿坝。如何保护白云鄂博主东矿和包钢尾矿坝,各界都在关注。”

归属权之辩

今年一季度,包钢股份股价最低不超过4元/股,最高近8元/股,几近翻倍,目前其股价在6元/股左右波动。这已经不是包钢股份第一波被爆炒。去年上半年,包钢股份从最低不到3元/股,涨至最高9.67元/股;2011年下半年,包钢股份随大盘再次跌至3元/股附近。

上述私募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包钢股份之所以受到资金青睐,主要是包钢股份具有稀土尾矿注入预期。如果单从钢铁股看,包钢股份并不具备炒作价值。

“相比具有合资成分的包钢稀土,包钢股份才是包钢集团最主要的上市平台,包钢集团首先会想办法将包钢股份做大。”上述私募人士认为。

对资本市场而言,包钢集团的尾矿坝可谓“麻雀变凤凰”。2009年以前,当政府对稀土尚未全力管控之前,尾矿坝是包钢集团和当地政府的一大包袱,随着稀土升值,尾矿坝才开始受到外界关注。

追捧包钢股份的机构们认为,尾矿坝是包钢集团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未来国有资产整体上市为大势所趋,包钢集团一定会将尾矿坝注入包钢股份,而不是“半个儿子”的包钢稀土。

“自今年开始,包钢集团调整了对包钢稀土的供矿模式,这一模式实际上等于削弱了包钢稀土的盈利能力,补偿了一部分包钢股份的生产成本,这可以看出集团对包钢股份的‘照顾’。”上述私募人士表示。

去年4月7日,包钢稀土发布公告称,2012年重新确定母公司稀土矿浆供应定价模式,由原先以固定价格供应原料,改为包钢稀土购入包钢集团的稀土矿价格将随市场波动而变化。此举等于向市场表明,包钢集团向包钢稀土供应的稀土原料将随市场价格变动。

上述私募人士解释,在新定价公式中,包钢稀土必须强行承担包钢股份每年的原矿开采总量,原矿总量越大,由包钢稀土承担的资源税就越多,但原矿总量由包钢股份确定。

暂无注入计划?

不过,各路资金对包钢股份的炒作,目前尚为一厢情愿。本报记者从包钢集团多方确认,尾矿坝目前归属包钢集团,暂时没有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

包钢集团前高管对记者表示,目前,尾矿坝权益归集团,除非包钢集团整体上市,尾矿坝短期内不会归属包钢股份或包钢稀土任何一家上市公司。

“尾矿坝的污染问题没有解决好之前,不可能注入上市公司。”包钢集团的一位内部人士表示,污染问题是一个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徐光宪等院士曾联名上书,两次得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批示,内蒙古自治区高层亦重视包钢尾矿坝的环保隐患,但污染治理未得到实质进展。

包钢集团方面对本报记者介绍,近两年将正式实施尾矿的治理工作,内容包括“600万吨氧化矿选矿生产线和稀土选矿生产线搬迁工程”、“尾矿库周边地区生态环境系统恢复工程”、“尾矿库防渗工程”、“尾矿库及周边地区保护工程”、“电厂灰渣坝综合治理工程”和“周边农牧民搬迁安置工程”等六大工程。工程总体方案已经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常务会原则通过。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包钢集团目前处理尾矿的一个思路,是将其作为稀土储备,将尾矿坝的管理与国家矿产资源储备建立密切联系。依据《内蒙古自治区稀土资源战略储备方案》,包钢稀土将会利用5年时间储备30万吨尾矿库稀土。

上述包钢集团前高管认为,即使尾矿坝具备注入上市公司的条件,也未必能如愿。“从长远来看,将具备条件的矿产资源纳入上市公司,可以提高上市公司的融资能力,但从目前的公司结构及利益分配上,国内很少有集团公司愿意将矿产资源纳入上市公司。”

这位包钢集团前高管直言,集团与上市公司之间存在权益分配,集团将尾矿权益握在自己手中,可以通过上市公司源源不断“圈钱”,“你看看国内钢铁企业有哪一家把矿产资源装入了上市公司?很少。”

福建中空铝条

河北四轮定位价格

江西智能电源开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