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源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神木官员夫妻打砸因陷民间贷

发布时间:2021-01-07 15:04:13 阅读: 来源:电源线厂家

紧邻内蒙鄂尔多斯的陕西省神木县,是近两年民间借贷崩盘的重灾区,在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两年后,虽经地方政府全力处置,但焦灼态势仍在持续,且与日俱增的“追罪”风险日益增加,令当地官场颇感不安。近期一起当地官员夫妻疯狂打砸门店事件,引发举报,使得其官员身份背后的巨额楼市财产和民间借贷资金得以显现,成为当地官商借贷矛盾纠纷的又一个戏剧式缩影。

一线调查

神木“官员”夫妻打砸事件:曝出借贷危机中的楼主

斗殴、打砸、泼粪!由神木县财政局监督监察局副局长陈志平、神木镇干部程爱芳及当地教育系统公务员赵鲜鱼等人在街头上演的这一系列闹剧,被公安人员称为当地“借贷纠纷的缩影”。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核实,在这场闹剧持续近一个月、被打砸店主多次报警后,6月5日,程爱芳被当地派出所刑拘(但次日便被取保)。在此过程中,针对陈志平、程爱芳夫妇坐拥6000平方米大楼,多辆豪车、豪宅、长期吃空饷的举报,亦开始广泛传播,并引起神木纪委注意。

当地多个政府部门向记者证实,陈志平、程爱芳夫妇确实拥有一栋大楼,相关文件亦显示二人还拥有多辆豪车及房产,但神木纪委表示是否立案调查,还需向有关领导请示。

另据知情人透露,陈志平夫妻之所以做出如此行径,与其深陷民间借贷有关——陈试图通过打砸,逼已经交过房租的商户向其直接交租,而商户们之前已经将租金交给了另外的承租中介。

“官员火烧屁股,烧了两年,终于坐不住了,这就危险了。谁都不可能一直庇护他们。”6月12日下午,一位退休官员在神木县政府大楼内如此评论此事,并认为如果当前借贷危机的焦灼情景继续,可能会导致大量官员被逼“现形”。

官员街头打砸秀

陈志平、程爱芳夫妇和妻嫂赵鲜鱼三人均系官员、公务员,却接连在最繁华街头施演暴力行为。

6月5日上午十点前,陈志平和妻子程爱芳、儿子陈某、妻嫂赵鲜鱼及几个年轻人,来到东兴街康佳办公用品店和母婴超市门前,在儿子陈某将一大桶掺了墨汁的粪便提进店内后,程爱芳操着一个水瓢,开始泼粪。

监控视频显示,程爱芳将秽物泼向四名店员、五个顾客,之后开始向整个店内肆意泼洒,几分钟后,其子陈某入店将地上的粪桶踢倒。程爱芳回头发现粪桶倒下后,随即开始打砸商品:她举起电脑、打印 机、书画……逐一举过头顶,再砸向地面,录像中传来一阵阵闷响。

此时,店主王先生报警,五百米外的人民路派出所民警后来出现,将程爱芳控制带走。

事实上,打砸此前已经出现过。五天前的5月31日,同样是上述四人及数十名年轻人,进入店内,将货架上所有商品推倒在地。记者获得的视频显示,当时程爱芳和赵鲜鱼一声不吭,专注于将货架上的商品扔向地面。在泼粪之前的6月3日夜里,陈志平亲自带着梯子,与儿子等人出现在店主门外的视频监控画面里,之后到达监控探头下方后不久,探头停止工作——这个摄像头被人偷走。

“5月10日就开始来闹事,先是停电,夜里给我们卷帘门的锁眼里塞入铝丝和牙签,再灌入速干胶水,之后又在夜里用电焊将卷帘门封死。”店主王先生用视频和图片资料,向记者展现了这场暴力秀近一个月的发展历程。而这一过程中,均有陈志平和程爱芳亲自现身、参与。

暴力不时出现:5月18日,因阻拦陈志平等人焊门,店主王先生的弟弟被打,手机、眼镜等均被打烂,弟媳抱着孩子上前阻拦程爱芳,被对方抓打,之后警方竟将其弟媳和两周岁的侄女关入派出所近20小时才放出,而程爱芳等人被当场放走;5月24日,王先生的母亲和外公旅行归来的行李被扔到街上,玉器及几万元现金丢失,弟弟再次被多人围殴……

跟随陈志平、程爱芳夫妇而来的,除了儿子和妻嫂外,每次均有人数不等的文身青年前来,他们最多时达50人。围观者证实,有一次陈志平曾在现场与人通电话称当天花了10万元雇人。

目前,仅程爱芳一人被刑拘,不过已被取保。一份落款日期为6月6日的《暂不收押通知书》显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程爱芳,因神木县医院检查,“该犯患1.大脑半球脑白质病变,2.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建议进一步检查治疗”暂不予收押。

“很罕见,我们的民警也没见过这样的,可以说这是神木借贷纠纷的一个缩影。”神木公安局政工宣传负责人白前峰6月11日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

收租“自曝”过亿房产

“我们每次都报警,警察不抓对方,反而把两岁孩子关了20个小时。我们认为派出所涉嫌不作为,才导致后面恶性事件出现。”王先生就此向有关部门投诉、举报。

“谁跳得欢,我们就抓,但人家程爱芳是有病,只能取保。”神木县公安局宣传负责人白前峰称,他自称已经向人民路派出所所长高红文了解过了,并认为高在处理此事中,之所以未及早采取更多措施,是为了让双方能够调解。但他也认为两岁孩子被关20小时,确实违背相关法规。

按照白前峰的说法,陈志平夫妇之所以前往门店打砸,是因为要收租金,而门店似乎拖欠了租金。

“我们根本就和他们没关系,我们是和王某等人签订承租合同,而且房租早已给付,并不拖欠。”王先生出示租赁合同显示,他与王某等人于2013年5月1日签订了融信大厦底层门店承租合同,合同期为4年。

记者了解到,王某等人以“神木县融信房屋中介有限公司”名义从一位郭姓女士手中租下了整个融信大厦,租赁期为10年,协议中注明:融信大厦当时均为毛坯房,需王某等人自行装修。

而知情人透露,郭姓女士则从陈志平、程爱芳手中租得融信大厦。而实际上,这栋地上七层、地下一层、建筑面积6000平方米,与财政局大楼比邻、位于市区中心位置的融信大厦,第一主人就是陈志平夫妇。

“要不是这次闹事,我们还真不知道是陈志平的。”财政局一位年轻工作人员称。但记者从财政局、建设局、公安局、国土局均证实,融信大厦确属陈志平夫妇。这件事在当地官员看来,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让官场尽人皆知的,则源于2010年的一起事件:当年由于规划问题,程爱芳曾向陕西媒体举报当地一位规划官员因“为难”其建设融信大厦(时称华晨酒店),导致其损失5000千万元。

而在2010年的相关报道中,时任神木县副县长、主管城建的高锦林,曾对《阳光报》称:“恒源大厦和华晨酒店两家有矛盾,两家都未按照规划规定建设,建筑物退让道路红线的最小距离恒源大厦后退的少了一部分,华晨酒店(即现在的融信大厦)更为严重。”

按照周边房价计算,这一商业地产起码在一亿元之上。至于这一地块的来源,当地官员均称应该来自原地质勘探队,但相关手续因某次榆林市纪委调去查案,归还后便“遗失”。

另外,记者向二人供职部门证实,二人目前均在岗,且正常领取工资。陈志平所在的财政局相关领导称,陈志平之前挂职,薪水照领,最近正常上班,但“闹事”后请了假。

而程爱芳的直接领导向记者透露,程爱芳在2013年已经正常上班,只是请假较多,平时多在西安。

记者从神木县法院获知,从2013年至2014年6月1日前,该院已经立案受理7200多件民间借贷案件(标的总金额57亿余元)审结5481件。

纪委“调查”待请示

“我们了解的情况是,他们两人都参与民间借贷,可能现在比较难熬,所以采取了这种极端方式,想从租户那弄点快钱。”据一位当地司法局人士透露,陈志平夫妇确有染指民间借贷,且多在西安、鄂尔多斯等地。

记者获得相关记录显示,陈志平夫妇曾多次向银行贷款数百万不等。熟悉二人的官员透露,这对公务员夫妻以集资起家,此后从事建筑、煤炭生意。记者查询到的档案显示,程爱芳曾在陕西嘉泰恒润矿产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供职,而陈志平则在宝鸡华安建设监理有限责任公司神府分公司任职。

“就算他们真的缺钱,那也应该向郭姓女士要,然后一级级要下来才对,因为法律上我们没有直接协议。而且他们完全可以通过多交房租打折的办法,鼓励大家提前交未来的房租。”一位已经搬离融信大厦的商户称。

据了解,融信大厦曾有40多家商户入驻,但今年夫妻二人开始“逼要租金”以来,陆续已有过半商户离开。只剩司法局调节中心等少数单位仍留守。根据当地经济情况,去年以来,当地租金绝大多数已经开始减半,但程爱芳夫妇却坚持原租金不变,并要求商户直接向他们交租——而不少商户已经向王某等人提前交了租金,再交,则意味着重复交租。

记者了解到,作为“三房东”、总承租的王某等人,被程爱芳带人强行驱离,且强行夺走了其一个存放了所有合约的保险柜,至今未归还。王某等人曾在装修上花费过千万元。

按照合约,总承租王某等人每年要向程爱芳夫妇交租300万元。而依照过去两年租期,及给中间人郭姓女士的248万元的中介费,王某等人合计支出超过1000多万元。

6月6日后,这对夫妻再未出现在融信大厦或相邻的财政局中,但这持续近一个月的闹剧,却正从官场迅速扩散向民间。

当地群众认为,在2013年7月曾爆发因“财政被挥霍亏空”传言而引起群体事件的神木,一位财政官员的巨额资产,给人太多遐想。而如此出乎常理、荒诞的行事风格,更让当地官场担忧——有官员私下对记者称,如此高调恐怕引来上级纪委部门调查,届时可能伤及整个官场,毕竟当地政商交集颇多。

6月11日,人民路派出所所长高红文告诉记者,神木县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官员夫妻当街打砸事件。但记者随后从当地一位纪委人员处得知:目前只是了解情况,并不属于立案调查。是否要立案调查,“要向领导汇报请示再说”。

记者采访期间拨打陈志平夫妇电话均无法接通。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哪些因素容易引起牛皮癣

上海做微创无痛人流费用

重庆白癜风怎样治疗好

上海好的不孕症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女性做完手术的注意事项有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