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源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鬼不坏之身世之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5:38 阅读: 来源:电源线厂家

随着李丽鬼魂的消失,我的生活又变得无忧无虑了起来。唯一不同的是,我就此多了一个很好,很特别的朋友,她喜欢穿白纱,尽管在人的世界里,那是和红色有所不同的另一种恐怖,但我却认为那是很适合她的颜色……

我们经常在竹林见面聊天,我喜欢把自己一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开心的和恼人的。待我兴致勃勃地讲完,她总是嘴角含笑,一手玩弄着她洁白细长的纱袖,轻轻地回一句“我知道。”渐渐地,我的话题不再是自己的生活,因为我开始意识到她是鬼,她当然知道我一天的情况,于是,我慢慢对她的时代和生活充满好奇与期待。我问她能不能给我讲讲民国的事,她看着我炯炯发亮的双眼,拒绝的话语便说不出口。摇摇头,她无奈地开口:“终究还是个孩子呀。”接着便细细说来她所知道的民国之事。

她说,民国的女人地位并不高,尽管那时已经有了所谓的婚姻法,一夫一妻这种制度却是名存实亡,很多有钱人还是会有不止一个妻子。所谓的女子学校也之事贵族的专有享受,较穷苦的家庭,父母会及早就将自己的女儿卖给别人做童养媳,甚至是丫鬟,读书识字更是无从谈起。

她说她见过一对狠心的父母,把自己的女儿卖给一个年龄颇大的男人当妻子,那女孩和她差不多大,白白净净,眼神却极为空洞。她不忍心,于是问那对衣着简陋的夫妻为何要如此糟蹋自己的女儿,那对夫妻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嘴里不断咕哝着“多管闲事”。我又问她,那你呢。她没想到我话题转得这么快,一时间怔忪了半刻,等反应过来之后,她本来明亮的双眼染上了丝丝熟悉的哀愁,然后转身,轻飘飘地来到一棵竹子面前,细长的双手缓缓地抚摸着新绿的竹叶,开始沉默起来。 “你不想告诉我么?”我问。她摇摇头,似乎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她来到我面前,眼里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坚定。“或许我也应该找个人倾诉一下,毕竟我也寂寞了将近一个世纪。”于是这一晚,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那是一段悲伤的过往。

原来,她叫张巧灵,出身于富贵之家,是上海有名的丝绸大亨张国权的独身女。掌上明珠,本应该享尽一生的荣华,不料父亲遇人不淑,一直声称为结拜兄弟的男人实际上却是对她父亲的丝绸王国虎视眈眈。聪慧如她,早就看透那个男人虚伪狡诈的正面目,于是她劝解父亲要有所防备,最好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但父亲总是不以为意,认为她一个弱女子,太过低估了君子之间的友谊,遂很多次的谈话都不欢而散。但她还是坚信自己的识人能力,认定那个男人就是一头披着君子外衣的狼,她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家人,于是她决定要找到他和人勾结的证据。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早上,从下人的口里打听到那天是男人岳母的大寿之日,于是他带着全家前往南京祝寿,三天内都不会回来。这个难得的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呢,于是她换上自己最喜欢的白纱裙,没有带任何丫鬟,一个人来到了那男人的府邸。她谎称是来送父亲交代的丝绸样本,所有人都不曾怀疑,于是她一路上畅行无阻。她快步走向主人房,尽管这府邸她与父亲来过不下十次,但她依然很紧张,她的心跳得很快,她感觉似乎有什么是要发生了,但她没有时间想那么多,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男人前几天在她家喝醉不小心提到的账本。来到他的房间前,她尝试着用手推了一下,门竟然没有锁,她并没有细想,就跑进寝室开始仔细的寻找账本。床头,衣柜,所有的角落都找遍了,还是一无所获,她渐渐有些灰心。她看到床前的大理石桌,于是想走过去坐下,却不小心踩到衣服的一角,整个人往前一摔,便跌倒在地上。她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时,意外地看到,桌脚内侧有一个小小的突起。她欣喜若狂,美丽的双眸一下子又明亮起来。她用力将凸出来的小方块往下按,果然,从石桌底下掉出来一本账本。她快速地翻阅,发现那男人的野心不仅仅止于夺走她们家族的丝绸产业,还有一些较为庞大的茶叶商,制香厂也是他的目标。接着,她撕下写有父亲名字的那一页,将账本放回原来的暗格内,起身想要离开时,却响起一个熟悉而又阴冷的声音,她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声音。“你以为你真的那么走运,我会刚好忘记锁好我的房门吗?早就知道你这个臭丫头会破坏我的好事,现在倒好,老子略施小计,你就自动送上门来了。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陪我一晚我就可以放你回去,现在,把东西给我交出来。”闻言,她脸上血色尽褪,细弱的身子忍不住有些颤抖,白嫩的双手更是紧紧地蜷握起来。她的确太过大意,过于急切想要让父亲脱离这个人的魔爪,一不小心踏入了他精心设计的陷阱里面,她不甘心呀。于是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里的纸张塞到嘴里,一下子就吞了进去。男人没料到她会有这一招,瞬间脸色变得更是凌厉万分,他一下子把她扑倒在地,用力地扇了十多个耳光,边打边大声辱骂,他将她的衣服撕烂,满嘴是血的她拼死抵抗,却力不从心……之后,她被扔进了后院的井里,在痛苦和仇恨中死去.,19岁的年华就这样被无情地定格在一具冰冷的尸体上,没有人来救她,甚至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死了。

头七那天,还是那一身白纱,她来到父母的床前,清楚地看到母亲红肿的双眼,还有父亲疲惫不堪的脸颊,他们找了她很久,却不料想一家人早已天人永隔。她说那时她真的好恨,就像曾经的李丽一样满怀报仇的心理。她来到男人的房间,迫不及待地飘到他的上空,准备一下子就把他掐死,就在这时,她看到两个一黑一白的人也慢慢飘了过来,那是黑白无常。他们大声斥骂她为什么和他们抢人,于是她知道眼前这个畜生的报应已到,遂怨恨骤减。她问黑白无常,自己可不可以不要投胎,做人实在太苦。两鬼告诉她,只要让她父母将她的尸体和她生前喜欢的物品一起安葬,便能骗过鬼差,鬼差会把沾有她阴气的物品带回地府,这样她的魂魄就能一直留在世间。

当晚,在黑白无常的帮助下,她给父母拖了一个梦。她告诉了他们有关她的死因,以及凶手是谁,并劝诫父亲不要报仇,说那男人也活不了多久了。她吩咐父母把自己的尸体捞上来以后,和她生前最喜欢的白纱水袖合葬,这样她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之后,她的父母将她的尸体安葬在几棵竹子下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魂魄也就和竹子合为一体。几十年过去了,竹子又辗转来到我们这个小村庄,于是她便在这片竹林里飘荡……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